别了,龙王庙立交!

我真信了你的邪。本想直接骑车回家,摩拜频出问题,好不容易扫中一辆,骑半路上又下起雨来,只好丢下车子叫滴滴,等了半天滴滴不停车径直走了,投诉无门。没办法只好走回家,就赶上最后清场的车子从桥上下来,礼花齐放,开拆。

哎,我高中那会看着你建起来,今天非要我来跟你告别?好吧,别了龙王庙的桥。


安全车最后一遍检查,桥面清理干净 继续阅读别了,龙王庙立交!

两个猥琐男人的对话

(四年前写的东西,好像是发在了江西电信的论坛里。今天翻硬盘翻了出来,文件属性的时间是2004-08-18 1:16:28,现在想起来觉得满好玩的,地点是在叠山路的向塘土鸡店。)

下班后接到电话,江南论坛第一伤心男需要告解。我于是找了家小酒馆等着他,心理开始盘算着一堆安慰的话。

小酒馆没几个人,服务员懒洋洋收拾着桌子,等着打烊。等了LONGLONG的TIME还不见人,我开始心情烦躁起来,抬头发现邻桌坐着两个30岁左右的男人,涨着红红的脸,桌上有几个空盘子,搁着7-8个空啤酒瓶子,看来战绩不错,反正没事,我竖起耳朵听起“窗户根”来。

瘦子先开腔:“唉,老哥,你不知道,我真懒得去见那个人,我妈非让我接触接触看。我跟那女崽子又没有什么话题,80年的,她张嘴就飙车,传奇,哎,你知道传奇不?就是那网上杀啊杀的,动不动叫帮人去电脑上砍人。我是真没话说。”

戴眼睛的胖子坐他对面:“哎,这都没什么关系,她跟你在一起喜欢说话不?”

瘦子似乎被这话撞了下神经,抖擞了一下,右手的食指开始抖起来:“表谈哦,吵都吵死了,我都插不上话,说起来没完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胖子咂了口酒,皱了皱眉,呲了呲牙,似乎满肚子的郁闷都叹了出来,“我最近相的那个,半天打不出个屁,你说要是个说话的多好办,我就吹就行了,满肚子的哈哈都打出去,什么台商、钞票、车子侃晕她……可她就是不说话啊,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”

说完两人齐叹气,仿佛这个世界的女人都无可救药一般。两个男人惺惺相惜,只恨自己这么好的货色,想要白送给这个世界上的女人们,却偏偏没人要。

我心理直骂那两个介绍人混蛋,配错了对,如果这两场相亲能重新组合一下,说不定是满合适的两对。

一阵沉默后,桌上又多了几个啤酒瓶。

“哎,老哥,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。”

“说,说,尽管说。”胖子扶了扶眼镜,一脸很仗义的表情。

瘦子迟疑了一下:“你说,我长得还好看啵?”

胖子似乎没想到有这么直接,这么突然的提问,他迟疑的端详着对桌的哥们。“从你今天这身看……”看得出,他的良心在挣扎,“以后服装要注意点,脸上这么看,我看这个……”他似乎还在犹豫善良的谎言算不算是谎言,“反正……哎”,突然他的眉毛一挑“哎,你看我长得怎么样?”

瘦子正努力分析着胖子的评语,没想到他的问题被丢了回来。于是两个男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视线相交。沉默了一下,瘦子可能觉得不对劲,举杯打破了尴尬:“来来来,先喝先喝,干了干了啊。”“啊~啊是,是啊是”。一仰脖子,两人都干了,提起瓶子又满上。

两个男人,满肚子委屈,一点不剩都撒在了啤酒上。

桌上桌下的空瓶子又多了好几个,那些瓶子就好象是一群站着的傻子,楞楞的瞧着这对郁闷的难兄难弟,只是再没听到他们有任何对话了。

【年终清扫】南昌话拾零

(该篇草稿最后编辑于2007-02-03 23:27:17,已成鸡肋,草草清理,以后想到再添加)

以下可能不全是南昌特有的方言,但是跟南昌话的习惯很象,这也可以证明南昌话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。

《趣味逻辑》中用到了“起先”,以前我很少在别的地方看见这个词,其实就是以前的意思,但是“起先”有一种创世纪的感觉,是在追溯事件的起源。妈说南昌话里还用过“汤先子”这样的词,也是差不多的意思。

南昌话讲“半路拦住”某某,叫“短到”某某,有种速度感。

《蓝风筝》里有句台词中讲到了“起开”,意思是叫某人走开些,这句北方话跟跟南昌话一样。不过南昌话里“QI”有站的意思,“QI到”就是站住,“QI开”就是站开些的意思,不知道北方话里这个QI是不是也有同样的用法。

南昌话里有很多形容词很有特点,比如“轩红”“森黄”“吉绿”,形容炎热的天气有个词叫“热天拔瑟”,说不清除,就是很有感觉,几乎是用语调在传达情感,而不是用词汇本身。象“热天拔瑟”就是表达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,因为这几个字几乎都不用费嗓子,“热”“渴”这种字眼在夏天烈日当头的时候说就是没有说“勒天拔瑟”舒服、有感觉。

四川话讲客厅老是用“堂屋”这种文绉绉的词,不知道是不是影视作品刻意为之造成的假象。南昌话很多习惯跟四川话非常相似,以前常听南昌话讲客厅叫“堂洼里”,不过最近很少听到说起了。
南昌话讲“冲撞”一般用“刚”,比如自行车撞到树上,就是自行车“刚”到树上,发音有力简短,有感觉。

四川话骂人有句形容词叫“瓜娃儿”大概是傻子的意思,南昌话也有个词叫“瓜么佬”,怎么都跟瓜干上了?是不是跟“傻瓜”这个词有渊源关系?

《围城》中买办老婆有说“结棍”这个词,是指战争进入最胶着、紧张状态的时候,南昌话里结棍有“厉害”的意思,但是没有买办老婆的这种用法,但是我觉得这两种用法间肯定有关系。

有些形容得意的词现在很少用了,常用的一个是“伈”(xǐn)音,还有一个是“嗓”,有一个四字词叫“得意信紧”,形容非常得意。

2008.04.15 今天在高英培的相声回顾录音中(大概第十集),他将“稍微”念成了“削微”,不知道是临时走音还是北方方言有这种念法,南昌话原来我经常听到这么念,老人家现在也有这么念的,现在的“有文化”南昌人都念“骚微”了。

2008.07.20 中央电视台一个北方的电视剧《螃蟹王》里训斥哭哭啼啼的人为“号丧啊”。这跟南昌话的用法很像,不过现在很少听到了。以前这种骂人的土话用词还有“瘫夕”,骂一天到晚都睡觉的人。(2011-11-06注:也有可能是贪夕、瘫膝)

贼相

年初换季的时候,在沃尔玛买了件二十四块钱的便宜衣服。品牌名称“神婆里”(simple),就是沃尔玛员工穿的那种自有品牌;款式嘛,应该叫绒面套衫,显得很“小老短”的款式,加上我的御用“大美华”就更绝配了,再加上没有打理的发型和敞开领口的衬衫……有比这更牛的装扮吗?本来“神婆里”是打算在家穿着方便,无奈今年冬天的衣服实在难买,做衣服的为了响应央行“适当紧缩”的货币政策,都只生产紧身衣,所以在没有采购到新货的情况下,只好穿了这便宜货上班。同事称赞道:穿上这衣服,你显得又宽了些。诶?为什么她要说“又”?

中午没事去隔壁的沃尔玛转了转。本想找包酵母粉,可惜这种便宜货没有卖。于是看了看台灯,鄙视了一下炒作概念的“护目灯”,看了看那价高却制作粗劣的灯管,脑海中不知道说了多少声“嗤”。然后去家居卖场比划了一下收纳柜,估摸了一下一只柜子可以装多少光盘,估摸了一下3屉和5屉哪一个划算,然后……基本就快到点了。得了,上班去。顺手拿了瓶可乐去付帐。商场的生意清淡得很,只有2-3个收银员在忙活着。出了柜台,走向远方的商场出口,不经意发现了收银台下的收银电脑主机。赞,看上去不错啊,以前都没留意,这玩意虽然理论上只是一台普通的pc,但是人家国际商用机器公司做出来的东西就是显得那么敦实,散热孔漂亮,外壳涂层也很平整。一路走过来,我好像是在检阅一只IT机甲部队,要是有塞波坦星球的能量块,他们一定会是很炫的变形人。

“先生,请出示小票。”一个眼生的红衫半老女人拦住了我。自打开张以来,来这家沃尔玛不下几十次,还没一次有人要查我的小票,平常警报不响也没看见有人要查票的,今天邪门了。嗯,光顾看电脑了,小票放哪里去了呢?上衣左口袋没有,上衣右口袋没有,左屁股口袋没有,右屁股口袋没有,右侧口袋没有,左侧口袋……竟然也没有!天!再挠挠,终于在左侧口袋挠到了张纸片。这个半老的女人拿起纸片仔细端详了半天,好像是想确定我是不是再拿一张旧小票在骗她。天可怜见,这毕竟是一张真票。在她把小票递还给我的时候,我感觉到了她的失望和沮丧,这让我有点于心不忍,却又不能为此做点什么,即使我跟她穿的同样是“神婆里”。

这件事给我的启示就是:1、要保管好小票,如果碰到食物中毒或着出门临检,这是唯一的稻草;2、不要在没人的时候盯着沃尔玛收银台的下面看。有人的时候也不要,看女的看男的都不好(在被发现的情况下);3、便宜货就是便宜货。如果穿了件便宜货,最好不要让人家知道那是件便宜货。很容易让别人知道是便宜货,就不要随便出门。非自贬,实多扰也。

看日食

上一秒我还在说同事,这样的鬼天气是看不到日食的;然后天竟然亮了一点,一看还真有太阳。透过指缝看了看,太阳少了一个角,有点象APPLE的标志。没有数码相机,拿手机的摄像头隔着CD盘拍了几张,效果一塌糊涂。

有种公版的说法,说看日食要做好阻挡光线的工作,大致是用太阳眼镜、底片、撒墨汁的水盆。这些我都试过,太阳眼镜不可靠,一般的太阳眼镜的阻挡不会做得那么严重,在晴天看太阳还是很刺眼的,而且太阳眼镜的健康目的主要是减少紫外线对眼睛的伤害,不是一味减少光线强度,那个层次太低;彩色底片太薄,也没什么用,只有全曝光的黑白底片效果最好;“撒墨汁的水盆”简直是扯淡,不知道哪个傻瓜写出来的“方法”,然后大家都想当然的人云亦云,其实全黑的水表面仍然是镜面反射,看到的太阳与清水并没有实际的不同,甚至在这种高对比下显得更刺眼。科学理论是一回事,实际感觉是另外一回事,理科生和文科生讲不到一起去可能就是这个道理。

最早看日食是在初中一年级还是二年级,我已经不记得了。那是一次日环食,南昌只能看到很严重的日偏食,太阳象个月芽儿,很奇怪的感觉。那时候说下次日环食要二十年以后才能看到,感觉好远好远,可是一查:2010年,也没几年了。日子过得真快啊!

狂吠的狗和濒死的牛

社区的围墙外开了个诊所,诊所的主人传说是个暴虐型神经病,这个神经病养了条神经狗,神经狗总喜欢从神经病主人凿的狗洞钻进安静的住宅区,然后见了人就迎上去一阵狂吠。

如果它真有胆子也就罢了,偏偏是个没种的货色,总是离着老远叫,大白天叫,深更半夜也叫,没完没了只是叫个不停。有几次晚上回家,还没看清楚是什么东西,它就在平静地夜里一阵焦躁的吼叫,实在恼人。今天早上又来了,一出门我就看它钻出狗洞,然后又是叫叫叫个不停。弯腰捡起个小石头,谁知道它反应很快,我弯腰的功夫它就钻了回去,嘴巴还是不停地叫。

身为一条狗,明明没本事做什么看家护院的事情,却要摆出这么一种架势,然后鬼叫鬼叫地宣示自己工作的努力,这种败类实在欠扁。我只好悻悻地把石头丢了出去,盘算着哪天晚上用闪光灯教训教训这条神经病养的神经病狗。

刚过马路,看见一头大黑牛跪在自行车道上。

它的四肢就象被弄断了一样,不自然地弯曲着,似乎有血迹。它的脑袋很费力地抬起来,它的背上搭着一条破衣服,有一只脚也被破布包扎着,牛的屁股后面是一滩尿。这头牛就这么跪在自行车道中央,没有主人,没有其他的牛。看样子,它似乎是在凌晨赶路的时候被汽车撞了,他的主人大概去找搬运它的车了。在这个看似繁华的城乡交接地带,早晨经常还能看见带着三五头牛赶路的人,牛的背上经常能看见红色油漆刷的字,传说那都是送往屠宰场的牛。

干了一辈子的活,最后要被分解成碗碟中的肉块,这让很多人对牛肉产生很强烈的反感。早年认识的一位监狱管理局的教官就是这样一位,因为他小时候看过老牛被杀前流出来的眼泪。我倒是一位牛肉热衷分子,即使看过这样的场面大概也改变不了,就把它看成“老实干活也不一定得善终”的教训好了。

走在前面的一位年轻爸爸抱着一个2-3岁的小孩,小孩的眼睛紧张地看着那条蜷缩在地上的牛。大概在她的眼里,只看过与牧童共享音乐的牛,却没看过牛会有如此悲惨遭遇。美好的画面,来源于艺术家的凭空想象、以偏概全、以讹传讹。现实残酷,这孩子长见识了。

黄庆仁的“伟哥”也要过情人节

“****万艾可(正宗伟哥)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”!怎么的都觉着这个标语挺凄凉的。

不论年轻的、年老的……在这个玫瑰色的节日里,风萧萧兮心一横,迈步逛药店兮,寻伟哥~~~那场景,甭提了。

早在前一个月,洪都的黄庆仁就发布了“好消息,正宗伟哥即将入驻本店”(大概是这意思)。这次情人节标语挂出来好几天了,开始还满笔挺刮尺的招惹视线。只是这条幅大概是忘记喷药水,临到2月14日这天,软绵绵耷拉了一半下去,前面几个字都不知道写了啥。最强的是今天下班再看时,右边已经斜得厉害,软塌塌在那迎风招展了……哎~~~!

揣着机机在江边小逛

难得好天气,要是这么个星期天也象往日一样给睡掉就可惜了。于是上了公交,去江边看看。

别看红谷滩地方大,房子的密度可不低。所谓的江景豪宅,肯定是老贵了,于是开发商就拼命垒了老高的格子。只是这样的高密度,似乎没有了滕王阁序中的江景情趣。

现在有条小堤可以走到江中间去赏景,回头就可以从东面近距离看看红谷滩的样子。

房子,生活永恒的主题。

孩子,生活的动力之源。

凶巴巴的大头壳,长满了柱子。

在这只老乌龟的干尸旁,没有任何车轮印记,也没有酗酒迹象,它是死于他杀还是自杀或者意外呢?

这个大堤直通江心小岛,可惜断了最重要的一部分。我发现不论大人小孩,到了水边就不自主地会找石头往水里扔,这位GG也不例外。他是尾随我走过来的,我真担心他不是好人,如果……那真是一点痕迹都不留啊。石头开始有点松了,可能水的压力很大,而工程又够“豆腐渣”……现在想起来有点后怕。

反差。一边是科技馆的原子球,一边是棒槌打衣服的原始生活方式。

如果仅看这个角落,还以为这些都是摆渡船。

废弃的铁皮船也随处可见。

这个大表满好看。只是司机要是看个时间的话,XX的机会就很大了。

卫生城市的卫生间。五月的那个晚上,在秋水广场的这个厕所看见水漫金山。大概就是“拧”开关造成的。

这帮记者乱写,让领导怎么下得来台?

今天看到《信息日报》一则喜报《口袋鼓了、花钱爽了》。

文中用欣喜的口吻告诉读者。江西人均收入增长10.5%,支出增长9.5%。其中,南昌收入增长6.8%,但是支出增长了多少呢?作者没有说。我想可能是不好说,全省支出增长是9.5%,南昌会比这个数字低很多吗?参照收入增长百分比……这就不好看了。

文中还提到了南昌人均收入9005元,支出呢?也没有说,那么参照全省平均支出5559元(南昌只会比这个数字高)。得出的结果是南昌人10个月可以积攒下的钱是3446元/人。似乎还不错。这让我想起了前不久沸沸扬扬的一个新闻,吴省长表示《江西:中低收入者买不起房将追究市长责任》,以此新闻做参照,一个三口之家的中低收入家庭10年积蓄就是124056元,以这些钱买80平米的房子,每平米均价是1550.7元。在南昌……这是个神话。

不过,记者们似乎也没把套下得太紧。因为这个美好的愿景并没有时限,也许再过10年、20年,中低收入家庭是能买得起房的,那时候再“追究”责任也不迟。

小心带有文字的衣服

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听过一个笑话,说是个不懂英文的人赶时髦,把一件写着下贱标语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,还觉得很“洋气”。后来,还就真的有数位艺人实践了这个笑话。

写着英文的衣服不能乱穿,中文的也得当心。前几天在路上走,看见几个十五六岁半大不小的男孩,其中一个人的体恤上大大的几个字:“冲动的惩罚”。那件衣服就好象一个口袋,上面的这几个字就好象是口袋上写的品名。“冲动的惩罚”这件带着文化味道的衣服,是自己买来穿以显示叛逆呢,还是家长有感而发给孩子买的呢?无论如何,我好象看见了一个充满悔意的一家三口,无奈得承受着一个“悔不该当初”的行为造成的“惩罚”。

所以,还是小心有文字的衣服吧。